薰衣草研究所短视频

“不过,张玉麟,我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一定会觉得兵团部会对我们见死不救?”顾十安直言道,由于是私下,他们俩又是黄埔同学,所以也就直喊名字了。

“我之前也说了,菏泽这里是死地,于兵法上看,那是十死无生之地。敌军一旦将我们包围了,我军根本就无法在菏泽地区摆开阵势救援,根本就没有在这里打上一场大会战的条件。”张天海的神色十分凝重。

“那如果照你看的话,兵团部既然知道这里是个死敌,为何还要派咱们直一团北上菏泽?”顾十安的眉头也跟着紧皱了起来。

“也许是策应徐州作战,又或是他们小瞧了日军的战斗力。不过,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前者居多。”张天海说道。

“徐州?现在日军都快要在徐州收缩包围圈了,这个时候策应徐州作战?”顾十安立马看向了地图,只见那地图上,数个象征着日军的红色大箭头已经在迫近徐州了。

“对,我觉得是策应徐州,菏泽这个地方,对于开封一线来说是个死敌,可是对于徐州来说,却又像是在敌人的外围铆上一根钉子。”张天海在桌面上的地图上,指了指徐州的位置,又指了指菏泽的位置。

“数十万日军都在围攻徐州外围,目的就在于全歼第五战区部队主力,就咱们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五千来人,能干个什么事儿?拿下个城池也还吃力呢。”顾十安摇摇头道,显然已是十分不理解。

“谁又能知道长官是怎么想的呢?或许是想给徐州的部队留一条退路,可惜啊……这条退路注定是通不了。”张天海苦笑了一声,他记得清清楚楚,**部队第五战区的主力是没有一支部队是从他这个方向撤退的。

再加之,现在土肥原贤二的第十四师团在加强了两个重炮联队之后,立马是倾巢南下,直一团的这点部队随时都有覆亡的危险,所以,菏泽就更不能守了!

“那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一下,你现在的预备方案么?”顾十安看向了张天海。

张天海略微思索了一番之后,在地图上菏泽西北偏正背方向点了两个地方,然后说道:“我派人去勘察过这两个地方,一个是胡寨村,一个是临濮镇以北,这两处地方都极为适合架设浮桥渡过的地方。所以日军极有可能从这两处架设浮桥渡过。”

还没等顾十安说话,张天海就紧接着长长叹息了一句:“可惜了,要是咱们部队提前一段时间到达这里,或许还能做上一些文章。可惜咱们的调令来得太迟了,又或者说,来得不是时候……”

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

“那现在呢?现在这两处怕是来不及了吧?日军两日之内必然是要到达那里的。”顾十安面露难色,就这么多的时间整合一批乌合之众作为防守以及圈套的主力?这必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所以,我打算从教导排中拨两个班的人给你,以这两个班,迅速建立干部机构。反正这两个班的人给你了,就作为两个营的主要干部力量吧!”张天海正色道,实则心里边是十分心疼的——教导排的兵员,可是准备留作是补充直一团部队的啊……

就因为一个菏泽保安团,一下就掏走了他两个班,可是近一半的人数了啊……能不心疼?

可别忘了,教导排是说是排,可是兵员数量远不止一个排,这些兵员才堪堪是被编为了四个班,所以两个班的人数已经是五十余人了……

“这还差不多,你小子自从当上团长之后,那做事是立马变得斤斤计较起来了啊。那啥,这个教导排的人,明明就是我带回来的。现在可倒好了,算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你还跟我计较着来……”顾十安满脸无奈地指了指张天海笑道。

“嘿嘿,那当然,以前那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现在咱当家了,得节约了。”张天海嘿嘿一笑。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任务,我还是要执行的。就是不知道玉麟你想打击哪一处的敌人为主?”顾十安问道。

“当然是胡寨村方向的日军了。”张天海是想也不想就直接说了,“咱们现在的目标不是以死守菏泽为主,所以在必然是要挑靠近兰封方向的日军打了。”

“那照你的意思是,咱们打完了就直接回兰封去了?那要是小鬼子尾随而来怎么办?”顾十安的眉头紧皱。

“所以,这就是需要这个断后营的存在了。”张天海看着地图上说道,随后用手指着菏泽这个地方。

“你是说……让断后营守菏泽?!”顾十安的这声音几乎是惊呼出来的。

“嘘……”张天海做了一个噤声手势,然后继续说道:“这菏泽是守得越久,咱们团撤退的道路就越是顺利。”

“可是这样的话,这个营不就是像谢晋元守四行仓库的那样,要成为一支弃子了吗?”顾十安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了,毕竟在他就任了这个团长之后,这个营可就是他麾下的部队了。

“那也没有办法啊,除了这样,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张天海说道,“当然了,时机一到,你们团也是可以下令突围的。只是突围成功的希望并不是很大罢了……”

其实,讲老实话,张天海他打从心里也不想这么干,可是,他还有别的更好的方法吗?

如果不是按照这个方案来执行的话,那么菏泽的这一战,将要葬送了整个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以及整个菏泽保安团的全体官兵。

菏泽这个地方是守不住的,更何况日军携带了这么多的重炮,活活都能够把菏泽这地方给轰平了,这五千多人留在这里根本就是送人头、去送死。

与其全部都葬送在此处,倒不如做一点小牺牲,以换取最大的战场主动权。

“那请问你张长官,何人能够胜任此任务?!”顾十安是打从心里边不愿意用这一种办法来进行换取战场主动权的。

日军的主力即将就要挥之东进了,南下部队的实力又是如此雄厚,一旦是菏泽被包围的,几乎是完全没有生还的希望,虽然他是准备上任的团长,但有些东西他不得不去想。

“两个营,随便你挑一个吧。”张天海正色道,“可是,兄弟打仗总会有牺牲的,日军太过强大了,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来,尽量保存咱们直一团以及菏泽保安团的最大实力,同时也要挫伤日军南进部队的锐气!”

……

ps:第二更送上!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