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ps手机版下载

他灰心道:“王纳知错了。”

声音满满的都是颓丧。

梁朝云急忙插入,道:“弟弟是头一回谋划大事,疏忽了也难免,李姑娘就原谅他吧。”

观棋便不好意思了。

梁朝云趁机笑问:“你们还没吃早饭吧?快过来入座,都准备好了呢。”说罢,挽住观棋的胳膊,一面招呼王壑和张谨言,一面往侧厅去。

观棋忙立住脚,歉意道:“怕要辜负苏夫人美意了——小妹已在文武百官面前答应世子,捐助北疆军粮和军服,不敢耽搁,要早日回江南准备。”

梁朝云忙道:“再急,饭总要吃。”

观棋道:“不是不吃,小妹不饿。世子昨儿买了十来斤点心呢,昨晚上,他们都在忙,我就吃点心了。这会儿肚子一点不饿,还是早些出城回江南。”

她不想再待下去了。

梁朝云为难地看向王壑。

王壑道:“妹妹不饿,世子可饿了,总要等世子吃点东西,才好送妹妹出城。难道妹妹自己能出城?”

观棋听了咬牙——她的确指望谨言送她出城,可是王壑这话,分明在为难她。哼!

轻松一夏 美女陪你玩游戏

梁朝云急忙又道:“吃饭是小事,待会我想领姑娘去见老太太和玄武太妃。既来了,不能不见长辈就走,姑娘说是不是?太妃和祖母也想见姑娘呢。”

观棋一听就犹豫了。

这可是礼数,不能推拒。

谨言忙低声劝道:“好歹吃点吧。再见见我祖母。”

观棋这才点头道:“那好。”

一副很听谨言话的模样。

王壑眼神一黯,闭紧了嘴。

梁朝云松了口气,忙道:“不如现在就去萱瑞堂,就在那吃饭。祖母起来了吗?”

她问返回来的璎珞。

璎珞道:“起来了,叫两位爷进去吃饭呢。”

梁朝云环视众人笑道:“瞧,我卜准了。”

于是向王谏等人告辞,带着王壑三人,以及王墨、王墇等兄弟姊妹,浩浩荡荡一群人向萱瑞堂去了。

路上,观棋懒得理王壑,只跟张谨言和梁朝云说话。梁朝云对观棋告罪一声,先一步去安排筵席,等她走了,观棋脚步便慢下来,一路观看园景。

张谨言忙介绍王府布局。

昨日混战留下的狼藉已经部清理、规整,恢复了书香世家的底蕴和豪门贵族的气象。

“梅花竟开了呢。”

观棋停在一株红梅前。

谨言笑道:“想是昨日那一炮轰的,这些花朵儿都被震醒了,所以今天开花了。”

观棋笑出声来,瞅他道:“看不出来世子竟这般会说话。”其实是对他刚才责问鄢苓很满意。

王壑见他们这样,哪里还好意思厚脸皮在旁杵着,再者他一肚子心事,便也先行一步了。

鄢苓急忙跟了上去。

王均要去撵大哥,被王墨拉住了,冲他摇摇头。王均大致猜到鄢苓有话对哥哥说,便没追了去。

“壑哥哥!壑哥哥!”

鄢苓追着唤了好几声。

在萱瑞堂院外,王壑站住了。

鄢苓赶到他面前,哽咽问:“壑哥哥在生我的气?”

王壑犀利地盯着她,神情与在上房东厢截然不同。

鄢苓受不住他犀利的眼神,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垂下眼睑,嗫嚅道:“对不起……”

王壑轻声道:“打从我懂事起,从没有人敢私自替我主张任何事,便是我父母身居高位,也不曾逼迫过我。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外出游历这些年,母亲都没敢替我定亲。鄢姑娘,你可知自己对我做了什么?”

鄢苓含泪道:“知道……”

“你不知道!”

王壑粗暴地打断鄢苓。

他眼中满是愤怒和痛苦。

鄢苓不会知道,因为她的自以为是,害得他错失了怎样的机会!她永不会明白!

若是鄢苓将那封信交给他,他定会与李菡瑶联手磋商,将皇城兵变的计划更趋于完美。在这过程中,他们之间会有无数的可能,而不是像现在离心。

鄢苓吓坏了,呆呆看着王壑,泪水滚滚而下。

王壑盯着她泪眼,一阵颓然无力,且无趣。

鄢苓现寄居在王家,他身为主人这样大声呵斥、谴责她,很容易使她产生寄人篱下的凄凉和耻辱。他自认还算有修养,轻易不会做如此失礼举动,实在是刚才鄢苓那一番替他着想的话,让他忍无可忍,偏偏他还不能发作,还要违心地替鄢苓开脱,免得她被逼得太难堪而想不开。眼下背着人,他就想告诉她自己真实的想法,以戒下次。谁知竟吼哭了鄢苓。他又感到无趣——既这样,刚才又何必维护她呢?

他静默半晌,才道:“为兄失态了。”

鄢苓忙道:“不,是我不该自作主张……”

王壑不想听她认错,真要觉得错了就该去对“李菡瑶”认错,可是刚才在上房,她分明理直气壮的很,哪有一点点觉得自己错了的样子?所以,王壑又一次打断她,且费了好大忍耐力才控制住自己,没再冲着她吼。

王壑木然道:“你自小养在深闺,不懂这些公务上的禁忌,难免做错事。细追究起来,还是我考虑不周,不该炮轰乾元殿。好在李妹妹平安无事。”

鄢苓并未因他的宽容和担当而松口气,反觉揪心:所以,自己是养在深闺的无知女子,跟李菡瑶没法比吗?他的担当也并非为了自己,是真对李菡瑶内疚。

他竟如此在意李菡瑶?

鄢苓心中升起一股陌生的情绪,似怨似恨,不甘不忿,急速在胸腔蔓延,可是她不敢表现出来。她看出王壑嘴上安慰她,其实心里在怪她,若不然也不会冲她大吼了。她便知趣地沉默,认真地听他教导。

王壑见她这样,更烦躁。

他只觉里外不是人,刚在“李菡瑶”面前维护鄢苓,做了恶人;现在背着人又吼了鄢苓,还是恶人。

他从未处理过这么复杂的情感,竟有些应付不来。

打从他几岁能听懂大人话开始,他跟家人之间沟通便十分容易:父母长辈教导他,从来无需疾言厉色,他是一点即通;反之亦然。至于对外人,他都是喜怒随心。比如对赵朝宗和张谨言,他赤城相待,自然结为至交;而不相干的人,他只需权衡利益分派,便能算无遗策。

今天这局面超出了他的人生经历:李菡瑶是他所爱,但也是对手;鄢苓是世交所托遗孤,却因擅自主张令他厌弃,这两人发生矛盾,他竟不知如何周,回忆过往所学,也不能为他提供任何帮助和解答。

********

晚安朋友们,洗白白睡吧(*^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