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人下载

“辛苦你了,方杰兄。”看见周方杰后,张天海赶紧迎了上去握住了他的手。

周方杰笑了笑,说道:“也算不上辛苦吧!本职工作罢了。”

接着,还没等张天海说话,周方杰就问道:“对了,徐长官那边说了什么没有?”

张天海也知道,周方杰问的是他抗命、擅自调动部队的事儿。

于是,他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儿,问题不大。徐长官只是问了一下我接下来该如何整顿部队的事儿,至于处罚的事,就免了,但是估摸着这战后奖励也没有了。但是,抚恤金这事儿还是照常发放的。”

在听到最后一句话了之后,周方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这些当官的,指挥人家这些大头兵去冲锋,就连牺牲之后,而且是打胜仗了之后家属也得不到抚恤金,那是一件多悲哀的事情啊……

做人要有良心,要讲究良心,很显然,周方杰也属于讲究良心的这类人。

“行了,具体说一下这汤头镇上边儿的情况吧!”张天海直入正题了,毕竟他上来也不是为了吹牛批的,而且为了安排撤军事宜的。

“这汤头镇的阵地基本都清理得差不多了,除了日军的尸体,其他该带走的东西,有用的东西一个也没留。”周方杰说道。

“嗯……”张天海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却看向了外边倒了满地的日军尸体。

是的,张天海是想给小日本来一点儿“惊喜”,也就是在这些尸体上设置一些诡雷之类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这些小鬼子要是在这上面吃了亏,指定是要胁迫当地的老百姓来帮他们收尸的。

要是这样的话,那误伤百姓的可能还是非常大的,所以张天海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在街角的咖啡店遇见你

“对了,那个坂本顺的尸体在哪里?”张天海问了一句。

“还在那原地搁着。”周方杰随口回了一句道,“底下的官兵不想动他,老百姓又嫌这鬼子大官晦气,也没动,还像原来那样在原地呢。”

“嗯,行吧!那你现在在这里,先准备一下吧!然后准备撤回兰陵去休整部队!”张天海说道。

“明白了。”周方杰点点头道。

看着张天海离去的背影,周方杰忽然觉得,张玉麟这个比自己低了一期的学弟就好像天生就是块打仗的料,打起仗来,只要这货在,好像团上下都有莫名的信心。

就像前晚周方杰被任命为汤头镇阵地指挥官,带领两个营死守汤头镇,在敌军数倍于己的情况下,周方杰仍是相信张天海会带着部队杀回来的,而且还是一定能办到的那一种,或许这就是一种蜜汁信任了。

或者说,这是张天海的个人领导魅力问题。

……

张天海这人不是路痴,相反他的方向感是相当强的,所以没过多久他就走到了坂本顺被打死的地方。

看着坂本顺倒地早已凉透了的尸体,就连那血液也早已变成了紫红色,留在地上凝固了,在地上只留下了一条褐红色的血血斑。

张天海眼睛微眯,心中一个想法确实已经有了:其他的人尸体,小鬼子有可能会让老百姓去搬,可是这坂本顺饿尸体,他们断然不会让中国的老百姓去搬的。

毕竟在小鬼子看来,让中国老百姓去搬,这些老百姓见这个人是鬼子将军,有可能会作出一些“亵渎”遗体的事情,所以像士兵尸体的话,就有可能让老百姓帮忙,而将军的尸体是肯定不能的。

于是乎,张天海命令身后的警卫班立即给他找来一个工兵铲,然后顺便还跟这些士兵要了大约是七八枚手榴弹。

待到工兵铲来了之后,张天海则开始忙活他的“杰作”了。

张天海首先是让这些士兵们帮他把手榴弹的拧盖打开,将手榴弹尾部的拉绳给露出来,然后再让他们从其他鬼子尸体的衣服上割几条长线下来,而他则是在忙着挖坑。

对,就是挖那种能放下两颗手榴弹的浅坑,而这个小浅坑的位置刚好在坂本顺的身下。

张天海先是在这个位置挖了一个坑之后,然后又在周边几个地方挖了洞,总之,就是要挖成那种能引起连环爆炸的那种浅坑。

在挖好了几个不算太深的浅坑之后,张天海就将这些用细线绑好了拉绳的手榴弹放置进浅坑里边,用碎石将手榴弹固定好了,然后再在上面铺洒上一层浮土。

至于那些细线,则分别绑在了坂本顺尸体的后腰带上和缝在其身后的衣服上。

忙活完这一切之后,张天海拍了拍手,然后说道:“你们派一个人在这里守一下,等到大部队开始撤退了,才能离开。这些都是诡雷,以免误伤我们自己人。”

“是!团座!”张天海身后的警卫班长立正应声道。

在吩咐完这一切之后,张天海就返回团部了。

就在他刚刚走进团部的时候,电话铃声就响了,张天海直接走进去拿起电话,说道:“喂,这里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团部,我是张天海。”

只听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十分沉重的声音:“喂,张团长,我是徐祖诒,你的部队在完成清理任务之后,立即返回兰陵驻防,以及休整部队,准备下一阶段的作战。还有就是。你的部队可以立即撤回去,但是你必须马上要回到临沂前线作战指挥部来递交一份战斗详细经过,还有要写一份述职报告!”

张天海一听徐长官这么说话,他就知道了,指定是徐长官要来兴师问罪了——可没听说过打了胜仗还要写战斗详细经过,还要交述职报告的……

等等,好像还有一个人遭到了此等待遇光顾……

额,准确地说是一个大家都十分熟悉的一个人物——《亮剑》里边,带领新一团正面击溃坂田联队的李云龙啊……这一幕,何其相像!

可是还是那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张天海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是!长官!”

也许是怕张天海这小子心虚偷溜,所以徐祖诒特地再次强调了一次:“马上回来,否则老子唯你是问!”

“是,长官!”说完之后,张天海立马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张天海是真的有些头皮发麻啊,他有些立解李云龙被调去当被服厂厂长时的心情了……

不是一般糟糕啊……

事实上是什么情况呢?镜头重新转回到了临沂前线作战指挥部作战室,时间也重新回到半个小时前。

作为一名十分敬业且对待战役态度十分认真的指挥官,徐祖诒在从前线回来以后,立即让参谋们在沙盘上做了一个推演,推演着战役的进程。

可是推演了好几次,都是得出了一个结果:但凡是片野联队所部有意思逃跑的念头,就让这股将近三千多人的日军给跑了,三千多日军啊,要是部固守汤头以北,等待援军的话,这一仗还真的不一定能打赢。

想到这里,徐祖诒便是一阵后怕啊:幸好这股日军没有跑掉,要是让他们跑掉了,临沂前线战事很有可能就又是一块浆糊了,无论是第四十军,或是第五十九军,都将再次面临日寇长时间的兵锋所指。

总之,也就是一句话,要是这股小鬼子跑了,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可别忘了,张天海的部队在袭取汤头镇之后,立马就遭到了日军铜佛官庄方面的日军的猛烈反击,一度阵地不稳,甚至还从汤山坳方向抽取了守军增援。

直到后面片野定见率领大部队突破了黄维纲第三十八师的纠缠之后,立即组织主力部队对汤头镇发起了猛攻,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张天海居然在未经请示之下将汤山坳的守军部调离了汤山坳,对汤头镇进行支援。

也就说,这个时候,日军退往莒县方向的后路,已然是门户大开了。

但凡日军有一丝撤退的念头,但凡日军不是那么轻敌的话,这三千日军便可通过汤山坳大摇大摆地返回莒县了,然后等到第五师团主力对其所部进行加强之后,便可立即卷土重来,以报一箭之仇了。

要是请示了的话,最起码也能派独立骑兵第十三旅去堵住这个缺口啊……

别忘了,这本来就是一场战胜率高达百分之八十的战役,被张天海当时那么一搞,概率就是五五开了。

要是这一场几乎必胜的战役大败了,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会怎么看他?蒋委员长会不会质疑他的能力,万一战败了,作为前线最高指挥官的他,究竟要背负多少责任?

所以,徐祖诒觉得有必要要给张天海上一节“政治课”了,即使是打了胜仗也一定要教训一番,否则这一次不长急性,下一次一定能惹出更大的麻烦来。

没有长官是希望出现麻烦的,他徐祖诒长官也一样,不是很喜欢刺头……

……

PS:第一更送上!

昨天上推的成绩出乎意料了,比想象中的要好。

感谢起点书友五颜六色的熊、夜莺浅枫、耶稣请谅解hgf,QQ书友沉默的月票各两张!

感谢起点书友没有人愿意要、SteveKarl、帝国淫政,QQ书友非缘勿扰的月票各一张!